首页 > 专栏 > 正文

21世纪经济报道:PPP融资依旧艰难, 银行放贷谨慎,专项债、证券化乏力

时间:2019-04-24 14:24

作者:黄斌

经历过两轮整顿后的PPP项目融资,目前依旧处于融资较为困难的阶段。

“如果包括政府提供可行性缺口补助的项目,那么大约60%以上的项目属于政府付费类项目。”4月23日,中资投资咨询(深圳)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英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行在考察项目时,首先会考虑政府的财政实力,而目前地方政府显性债务和隐性债务都比较高,并且对于PPP项目的政府付费责任是否属于政府隐性债务,目前看法并不一致,银行的态度较为谨慎,融资环境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太大的好转。”

2014年、2015年间,国务院、财政部、发改委接连发文力推PPP模式,各地加速上马PPP项目,在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加持下,在短短数年间成为全球最大的PPP市场。财政部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管理库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1月31日,全国共有入库项目8787个,入库项目金额达到13.28万亿元。

不过,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PPP项目中的政府付费类项目占比过高,可行性缺口补助类项目某种程度上也是政府付费项目,导致财政支付压力过大,成为隐患。过去两年里,财政部先后发布《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财办金〔2017〕92号文)和《财政部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财金〔2019〕10号)等文件,这些文件成为约束PPP乱象的重磅文件。

相关阅读:

国资委发布192号文:加强央企PPP风险管控,重大决策终身追责

财政部出手规范PPP,92号文发布后大量项目将被清理,PPP跑马圈地时代过去

财政部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 财金〔2019〕10号

官方解读来啦!财政部“官宣”财金(〔2019〕10号文部分疑问)

《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财金〔2019〕10号)引发市场热议

“在经过前两年的整顿后,PPP项目正朝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未来PPP融资可能会有边际好转。”4月23日,西南某大型国企PPP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经过整顿,入库项目质量有所提高,符合银行要求的项目可能会越来越多,且PPP项目较原来有所减少,加上目前资金成本有所下行,融资环境会比之前好一些。”

银行谨慎放贷

一直以来,银行都是PPP项目的“出资主力”,但在经历整顿后,银行对PPP项目颇为谨慎。

“如果对PPP政府付费项目是否属于隐性债务达成一致,可能对PPP项目发展会有较大促进作用。”张英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PPP经过两次较大的整顿,目前PPP项目在数量上没有太多增量,基本上处于消化前期项目的阶段,但PPP项目融资整体依旧较难。”

他的看法,在银行人士处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验证。

“在政策上,总行是支持我们去做PPP融资的。近年来总行不断下放分行授信审批权限,分行可自行审批PPP项目数增多。”华东地区一位股份行分行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但另一方面,总分行从风险的角度考虑,对项目的各方都提出不少要求。”

“首先,PPP项目要纳入国家的项目库,这本身就不容易;进入项目库后,我们还会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有要求,比如要达到200亿、百强县等;施工方上,我们基本上都要求是央企,因为PPP项目的偿债资金是项目现金流,项目存续期又比较长,如果项目没过多长时间出现塌方,或者需要维修,现金流将覆盖不了成本。”该股份行人士描述该行的要求时说,“此外,还要求项目本身要拥有净现金流,如果不能有净现金流,就要找担保方对现金流做差额担保。”

“总体来看,政策上是支持PPP项目的,但要求优中选优。”该人士总结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真正能落地的项目还是比较少。”

前述西南地区某地方大型国企PPP业务人士对记者表示,在整顿之前,大多项目采取“名股实债”“股东借款”等形式筹集项目资本金,同时银行理财等资金可通过信托、资管、基金等通道化运作成为资本金主要来源,将债务性资金充当“资本金”。

“但在财政部收紧之后,在融资方面,通道业务受限,融资还面临更严格的合规审查,并且有项目退库风险。”该人士说,“银行出于合规考虑也随即迅速调头,很多项目做不了。”

证券化项目占比较低

银行贷款之外,监管部门还尝试给予PPP项目开拓更为多元的融资渠道。从金融产品的角度,发改委推出的PPP项目专项债以及发改委联合证监会推出的PPP资产证券化产品都是相应的尝试。

此前,2016年12月发改委和证监会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传统基础设施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资产证券化相关工作的通知》,鼓励符合条件的项目发行资产证券化融资。(详情阅读:发改委、证监会联合推动PPP项目资产证券化工作

2017年5月,发改委下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专项债券发行指引》,鼓励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发行PPP项目专项债券,拓宽PPP项目融资渠道,引导社会资本投资于PPP项目建设。

不过,回顾这些产品的发展,迄今为止发行量均非常有限。

2018年7月,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成功发行10.2亿元社会领域产业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专项债券,为国内发行的首只PPP项目专项债。这距离发行指引文件的公布,已一年有余。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PPP专项债目前仅此一单。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PPP的回售期太长了,国内投资人的资金期限通常都比较短,期限错配比较严重;资管新规之后,长期限资金很少,债卖不出去,没有券商帮他们做。”4月23日,北京某券商固收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由于PPP项目的收益率普遍较低,收益水平无法覆盖资金成本,就需要外部的补贴和增信,在中央严格约束地方政府负债行为的背景下,颇难实现。”

“主要还是基础资产本身的收益太低了,提供不了投资者要求的收益。”前述北京券商固收人士认为。

而PPP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数量亦非常有限。CN-ABS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此类产品共发行19单,总规模177.09亿元。与万亿体量的PPP项目投资规模相比,证券化的比例依然较小。

分析认为,PPP项目资产证券化主要面临基础资产的风险隔离问题。资产证券化要求基础资产权属明确,具有完整的财产权利和处置权利,并与原始权益人的其他资产明确区分,也就是“真实出售”。但是在PPP项目资产证券化的实务操作过程中,“真实出售”存有难度,进而影响了PPP资产证券化的进度。

PPP概念股扩张减速 近半企业净利下滑

61家PPP概念股中,28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占比近一半。“由于宏观政策调整,使地方政府、社会资本和其它资本对整个PPP行业信心受挫,大家普遍比较焦虑。另外由于融资渠道收紧,整个行业同时面临极大的现金流压力。”

PPP概念股遇冷

近日,东方园林欠薪、员工离职的消息引发关注。资本市场上,投资者对东方园林的债券兑付也有忧虑。从昔日的PPP明星股到今日的欠薪——东方园林的这一变化某种程度上也是近年PPP行业发展的缩影,背后则是PPP行业的业绩转折及融资变局。(杨志锦)

image.png

随着2018年年报披露即将收官,去年颇受争议和关注的PPP概念股业绩情况也已揭晓。

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收盘,A股披露业绩情况的61家PPP概念股中,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均呈现出明显的分化。其中,24家营业收入较2017年出现下滑,28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占比近一半。

在这61家公司中,仅有38家披露了2018年报。与业绩分化相比,是PPP概念股2018年负债情况的集体攀升。上述61家PPP概念股中,去年总负债同比增长的家数高达34家,同时仅有4家该项数据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

4月23日,E20平台执行合伙人薛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涉PPP的企业需分为PFI(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原意为“私人融资活动”)类还是特许经营类,前者因政策调整收缩明显,后者则因企业内部管理控制不同各有差异,在2019年这两类业务的业绩差异也很大可能得以延续。

针对环保PPP,薛涛曾发表《涛似连山喷雪来——薛涛解析中国式环保PPP》一书,详见:《涛似连山喷雪来》 不只是讲环保PPP

近半业绩下滑

4月22日,作为园林和PPP行业双重龙头的东方园林(002310.SZ)披露了2018年年报。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东方园林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2.69%,为132.93亿元;对应归母净利润为15.96亿元,同比下滑26.72%。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东方园林人士解释称,受国家及行业政策调整,公司适当调整项目施工进度,控制投资节奏引发。

东方园林在披露年报前后,其涉及的欠薪数月、千人离职的消息被媒体报道。这一消息的背后,也被认为与公司过去数年疯狂投入PPP项目,并在2018年遭遇资金链危机有极大关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6年东方园林中标的PPP订单涉及金额高达380亿元,2017年该项数据进一步增长至715.71亿元,但2018年回调至408.05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东方园林在过去三年负债与资产负债率的快速攀升。数据显示,2016-2018年,东方园林负债分别为145.68亿元、237.44亿元和291.84亿元,对应资产负债率从60.68%攀升至69.33%。

东方园林业绩走势并非个例。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A股67家PPP概念股中,有61家披露了2018年财务数据,并有38家披露了去年年报。

披露财务数据的61家PPP概念股中,24家营业收入较2017年下滑,下滑幅度最高为神舟长城(000018.SZ),达到62.58%。与此同时,有28家归母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占比接近一半。其中下滑幅度最大的系天翔环境(300362.SZ),该公司2017年盈利0.65亿元,2018年亏损15.92-15.97亿元。

对于PPP行业去年的变化,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颇有感触。4月23日,金永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整个PPP行业在去年确实困难,这主要体现在信心与融资两个方面。

“由于宏观政策调整,使地方政府、社会资本和其它资本对整个PPP行业信心受挫,大家普遍比较焦虑。”金永祥说,“另外由于融资渠道收紧,整个行业同时面临极大的现金流压力。”

虽然PPP概念股业绩出现明显分化,但从资产负债角度而言,变化趋势仍趋于统一。数据显示,已披露2018年年报的38家PPP概念股中,去年资产负债率较2017年出现增长的,达到25家,且总负债出现同比增长的家数多达34家。

其中,盈峰环境(000967.SZ)去年总负债同比增长率高达165.91%,达到98.29亿元。对于这一情况,盈峰环境有关人士表示,原因系公司并购中联环境引发,与经营无关。

不过,与负债的集体增长相比,PPP概念股应收账款同比减少,38家中仅6家应收账款同比增加。盈峰环境同样因并购中联环境,为应收账款增长额度最高的企业,去年底达到50.03亿元,大幅高于2017年的15.11亿元。

这一点也体现在盈峰环境资产负债率的变化上。去年底,盈峰环境资产负债率为40.18%,较2017年底的45.37%还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应收账款的减少,主要原因可能在于2017年底不少PPP项目退库,以及部分项目转成了EPC。”薛涛说,“负债方面,由于去年金融环境全面紧缩,民企融资成本快速攀升,并引发资产负债率的上升。”

分化或将继续

PPP概念股业绩的明显分化,也被业内人士认为将在2019年延续。

金永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今年政策、融资渠道均有回暖,但随着专项债的连续发行,地方政府对待PPP项目的态度出现了变化,地方政府更倾向于使用专项债的方式融资、上项目,PPP行业今年的形势或将较去年更严峻。

薛涛则认为,进入2019年后,PPP企业仍需要按照PFI类和特许经营类来划分,并且不看好PFI类企业的发展,对特许经营类的企业则看“内功”分差距。其中,他认为由于3月财政部10号文的发布,中央对地方隐性债务规范意向已经明确,叠加企业融资渠道的收紧,工程类或园林类的企业都将可能面临巨大压力。

“对于特许经营类的,比如污水、垃圾等细分行业,如果企业突出运营管理并优化2018最新免费彩金论坛,仍可能有一定的(业绩)增长。”薛涛说,“当然,这些公司也需要提高自身为客户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一点也体现在碧水源(300070.SZ)上。2018年,碧水源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归母净利润,分别出现同比下滑16.34%和50.41%的情况,其中传统水处理工程板块下滑明显,且该块业务的应收账款中坏账计提同比增长153%,累计坏账计提高达3.37亿元。

但另一方面,碧水源的特许经营类业务在2018年有实质性增长,其中处于在建阶段的项目规模198.36亿元,同比增长31.56%。

二级市场上,今年以来至4月23日收盘,Wind资讯数据显示,上述61家PPP股中,仅延安必康(002411.SZ)一家出现了股价的下跌。61家概念股的平均涨幅为34.78%,同期上证指数的涨幅为28.26%。

“PPP概念股股价的上涨,一方面源于今年A股行情的回暖,另一方面也在于目前民营企业融资难情况相比去年有一定程度的缓和。”4月23日,一位西南某券商环保行业分析师说。

对于PPP概念股的未来行情,上述环保行业分析师表示看好行业出现的结构性行情,同时结合目前估值、企业项目和所在优势区域等因素考虑,一些估值较低、质地优良的企业仍具有投资价值。

“短期来看,由于监管政策的调整,社会资本对PPP项目将更加谨慎,行业将继续转冷。但长期来看,行业将出现明显的净化,项目也将更真实、务实,因此对一些信用评级高、融资渠道多的PPP企业,仍有望引领市场行情。”上述环保行业分析师说。

相关阅读:

PPP历寒冬 去伪存真后春天会再来?

【快评】“PPP被某地方政府定为隐性债务”,明明是PFI惹的祸

1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网友评论 1人参与 | 0条评论
博聚网